经典单机游戏 – 《战争机器》之父四年间的沉浮 明星制作人变失业中年

《战争机器》之父四年间的沉浮 明星制作人变失业中年

   游戏制作人在成名后,经典单机游戏 有一些会选择离开公司单飞,但他们却少有成功。经典单机游戏 Epic公司的前明星制作人,被称为《战争机器》之父的Cliff Bleszinski也败在了现实面前。他在四年前建立了Boss Key工作室,但由于两款作品接连失败,团队无法继续维持,5月14日不得不宣布就此解散。

   作为游戏界的老资格,Cliff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。早在2000年左右,他就在Epic担任《虚幻竞技场》的首席设计师,后来又领衔打造了《战争机器》系列,参与制作如今大火的《堡垒之夜》(没有大逃杀的原始版本),甚至领导了虚幻引擎4的开发工作。

   在完成虚幻引擎4开发工作之后,Cliff选择从Epic离职。在几年后的采访中,Cliff表示,自己当时离职的原因只是单纯对做游戏感到了厌倦,想要休息一下,甚至打算就此离开游戏业。等到Cliff再次进入公众视野,已经是两年之后了。他不仅重拾了做游戏的动力,还大胆决定自己创业,创立了Boss Key工作室。

   凭借自己的名气和制作理念,Cliff很快就拉起了一支由业界精英组成的团队,甚至从知名韩国发行公司Nexon那里搞到了一大笔投资,游戏研发工作迅速进入正轨。凭借这样既不缺钱又不缺人的顶级配置,Cliff对自己的第一款作品抱有巨大的信心。Boss Key潜心研发3年时间,最终推出了快节奏竞技场FPS游戏《不法之徒》(Law Breakers)。Cliff认为游戏品质足够优秀,并创造了“全新的、令人惊叹的体验”。

   然而,生不逢时和一连串的运营策略失误却让《不法之徒》迅速死亡。《不法之徒》发行于2017年8月,在玩法和体验上与前一年大火的《守望先锋》相似度较高,从一开始就面临着激烈的竞争。游戏正式发行前,Cliff表示自己并不担心来自《守望先锋》的竞争。他认为《守望先锋》吸引的主要是低龄玩家,而《不法之徒》的风格更成熟、暴力,他们的游戏是给成年人玩的。可惜的是,《不法之徒》甚至都没能和《守望先锋》正面对决,自己就倒下了。内测期间,官方曾表示《不法之徒》将是款免费游戏,正式发布后却突然宣布买断收费。一段时间后,由于市场表现远低于预期,玩家人数断崖式下跌,官方慌乱中又再次改回免费。

   由于一再出尔反尔,《不法之徒》在玩家中风评极差。加上服务器和优化等常见的技术问题。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玩家人数就从内测时的8000多变成了个位数。之后,Cliff的团队积极从多个方面试图拯救这款游戏,但都无济于事。

   《不法之徒》最终并未像Cliff设想的那样在长线运营中浴火重生,还给投资商Nexon带来了3260万美元的财务亏损。如此规模的失败,让Boss Key很难再有翻身的机会。

   就在同一时期,《绝地求生》彻底崛起,“大逃杀”玩法成为游戏业趋之若鹜的风口,Nexon的高层将《不法之徒》的失败归结为《绝地求生》爆红,导致射击游戏市场过度饱和。但濒死的Boss Key也由此得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——开发一款“大逃杀”游戏。

   2018年4月,Boss Key发行了他们的“大逃杀”,《全新高度》。这是一款美术风格夸张,且具有独特玩法的大逃杀游戏,在最初获得了不错的反响。

   但面对着《绝地求生》和《堡垒之夜》这两个巨无霸级的对手,《全新高度》连一个月也没坚持住。如今的在线人数,也仅剩800多人了。

   要知道,玩家数量是“大逃杀”游戏的基本盘,一旦无法实现稳定快速匹配,玩家就会迅速流失。所以在可见的未来,《全新高度》应该不会有大的起色。

   当初那个志向远大的顶级工作室,终于无法承受这一系列的失败了。为游戏理想奋斗了4年的Cliff 5月14日在推特上对外宣布,自己失败了。

   他在推文中这样写道:

   “从今天起,Boss Key将不再存在了。

   四年前,我邀请行业中最优秀的人组成团队。他们孜孜不倦地开发高质量游戏。虽然开发过程中有不少挫折,但我们都以此为乐。《不法之徒》是一款很棒的游戏,但它却并没有得到玩家足够的关注。作为最后一次尝试,我们推出了《全新高度》,虽然市场初步反响不错,但这太晚了,团队已经无力回天。”

   至于我自己,我会休息一段时间,反思自己的失败,好好陪陪家人,解决一些家务事。但游戏始终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,没准什么时候,我还会回来做点新东西的。

   发自内心地感谢在过去的日子里支持我和工作室的玩家们。由于《全新高度》目前表现尚可,服务器还会继续运行一段时间。再次感谢你们。”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